成人用品:www.2s.tv
www.769370.com > 穿越小说 > 极品家丁 > 第三百七十七章 再见洛凝
    济宁处在金陵与京城正中间,路程说近不近说远不远的,徐小姐的性子似乎比林晚荣还急,骑在马上连续奔行了三个时辰,愣是一直领先在前,吭也没吭一声。汗血宝马果然名不虚传,奔行有力奔跑迅捷,一口气跑了三四百里路程,愣是没看出一丝疲色,难怪突厥骑兵如此强盛。

    “喂,徐小姐,前面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可别累坏了宝马,这可是价值千金的宝贝啊。”林晚荣骑行几步,好不容易追上了徐芷晴,笑着喊道。

    徐小姐慢慢放慢了马速,瞥了他一眼,哼道:“你受不了就直说,别找什么借口。这汗血宝马日行千里绝不是虚言,就算你倒下了,它也一样能驼着你到济宁。”

    看徐小姐气定神闲的样子,似乎并未觉得疲累,传说她曾经数次上前线抗击胡人,看来也不是吹的。林晚荣打了个哈哈道:“瞧你说的,我能跟宝马过不去么?我这是担心小姐你长途跋涉,万一染点什么风寒之类的,我可没办法和你爹交代。”

    “多谢林大人你的好意了。”徐芷晴摇头,脸上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这区区八百里路程,与凶猛的胡人骑兵相比,简直就是不值一提。我倒是担心林大人你的身板羸弱,这一天赶路下来,也不知道你能不能撑的住!”

    我身板羸弱?你这丫头是哪只眼睛看到的?是目测过还是抚摸过?林晚荣嘻嘻一笑道:“小姐观察的真仔细,连我身板羸弱都看出来了。也是,我最近操劳过度,每晚上只能来上七八次了。不及以前的一半,看来我得进进补。你可不要偷看哦。”他说着便伸手进衣兜里摸出一个小盒,解开盖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满面陶醉的样子。

    徐芷晴只闻一股淡淡的清香味道传来。好奇之下,顺势一眼瞥去,看清那物事的模样,顿时羞得满面通红,怒道:“你,你,无耻!”

    “无耻?”林晚荣惊奇道:“我刚刚叫过你不要偷看的。唉,我吃吃药进进补,这样也能叫做无耻?还有没有天理了?”

    “亏你说的出口,这些淫秽的东西。就是你进补的药?”徐小姐怒哼一声,催马就要离去。

    林大人摇头一叹:“由物观人,由物观心。同一样东西,在不同的人眼里,看到的景象却不同。便比如这玩意儿,在我眼里,它是一件上好的药品,是救人的功德,可到了徐小姐的眼中,它竟然成了淫秽之物。人与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那?”

    徐小姐学识渊博,对天文地理农科医学皆有涉猎,听闻他话,顿时有些犹疑:“你,你说这真的是药品?”

    “徐小姐精通大华医术,应该明白,华医理论里有一脉叫做‘形补’,也就是咱们通常说的吃哪补哪。便如那蚕豆形状像腰肾,便有滋阴补肾之功效。我手中的这玩意儿呢,叫做‘阳参’,生于长白山万年冰雪之下,至于药性么,根据形补理论,哈哈,我就不说了,小姐这么聪明,一定会想得到的。”林大人得意洋洋的卖弄着自徐长今那里得来的华医理论,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这便是高丽传说中的‘阳参’?”徐芷晴显然是听过这个名字,闻言惊奇说道,脸上却泛起团团的晕红,她大概做梦也没想到,医书上记载的“阳参”竟然生的如此的“淫秽”,就像那林三一样。

    “是啊是啊,这就是阳参。徐小姐,你拿过去瞧瞧吧。”林晚荣笑着要将阳参递到她手里,徐小姐吓地啊的一声缩回手去,林大人则是哈哈大笑,气的徐小姐直咬牙:卑鄙,下流!

    嬉闹了一阵,徐芷晴面色羞红之下,再也不急着赶路了,下了马来在大树下歇息,却与林晚荣离的远远的,仿佛他是洪水猛兽一般不可接近。

    医者父母心,这位徐小姐在思想的开放程度方面还要向大长今学习啊,林大人收起那吓人的小盒,**着向芷晴小姐走去。

    徐芷晴在树下歇息,却是时时刻刻紧盯着他的动作,见他向自己走来,顿时心里一紧,手中现出一把精巧的连环弩正对准了他:“你,你要做什么?”

    这样子倒像极了当初在玉佛寺避雨时与她调笑的情形。“慢点,慢点,小心走火。”林大人嘻嘻笑着,扔给她一个小袋子:“这个,给你。”

    徐小姐接过小袋,见里面装着水壶和几样精致的糕点,淡淡的香味飘了过来。她愣了一下,轻声道:“这个,是给我的么?”

    林晚荣摇头苦笑:“本来不是给你的,但你是寡女,我是孤男,若是饿坏了你,我的清白名声估计就被你毁了,所以还是先伺候好了你再说。”

    徐小姐忍住了笑,将手里的小弩收了起来,也扔给他一个小袋:“这个,是我昨夜准备的干粮,你也将就一下吧。”

    林晚荣掀袋一看,却见里面有数样精美的小吃,与巧巧的手艺不相上下,数量也不少,徐小姐一个人肯定是吃不完的。

    连我的干粮都准备了,这丫头挺上心的,林晚荣取出一块糕点塞进嘴里,哈哈笑道:“这就叫互通有无,徐小姐有心了。”

    二人在树下歇了一气,林晚荣望着那汗血宝马发呆了一阵,突然问道:“徐小姐,你真的上前线与胡人打过仗?”

    徐芷晴喝了一口水,淡淡点头:“我曾三次上过前线。”

    “那是打胜了,还是打败了?”林晚荣笑着道。

    “没有胜败,只有漫天的黄沙,鲜血,残臂。”徐芷晴眼眶有些红润。轻抚耳边秀发道。

    林晚荣拍了拍她的肩膀,微微一叹:“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青山掩忠骨,处处是人魁!节哀,节哀!”

    徐小姐瞟他一眼,哼了一声:“林大人,能不能请你将你的脏手拿开?”

    “哦,是吗?哎呀,这是怎么回事?”林晚荣大吃一惊,讪讪干笑了两下,将环住徐小姐细腰的大手收了回来:“骚蕊,骚蕊,习惯性动作,下次一定注意了。”

    徐芷晴冷冷笑道:“下次施展你的习惯性动作之前,请你看清楚对象。我可不像凝儿和巧巧那般好欺负!”

    “知道,你带箭的嘛!”林晚荣打了个哈哈,望了那两匹碰在一起的汗血宝马一眼,忽然惊道:“哎呀,他们是一对恋人唉,幸亏徐小姐你来了,要不然我不知不觉之下就将这一对恋人拆开了,罪过,罪过。”

    徐芷晴抬眼望去,见那两匹汗血宝马果然鬓发厮磨亲热异常,暗自呸了一口,若无其事道:“畜生不知事故,人岂能学他?”

    这丫头牙尖嘴利,处处暗含机关,林大人占不了便宜,只得哈哈笑了几声,看看天色道:“时辰不早了,徐小姐,我们还是早些赶路吧。”

    徐芷晴嘴角浮起一丝笑容,点点头道:“如此甚好。我也正有这个意思。”她起身走了两步,扶住马鞍正要踏上,忽地又转头,对着林晚荣道:“林三,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见时,你说过的话么?”

    林晚荣一惊,这丫头什么意思,现在就要秋后算账么?他呵呵干笑了两声,还没说话,便听徐小姐开口道:“我提这事也无别的意思,只是希望有人能反思反省,若是以为他这愿望真的能得逞,那便是日头从西边出来了,驾――”

    一声娇喝之后,汗血宝马纵蹄飞奔,掀起一阵滚滚的黄烟,眨眼就消失在视线里。林大人愣了愣神,旋即放声大笑,有意思,老徐这个丫头太有意思了。

    这一路去济宁,二人二马便一前一后缀着,保持了足够的距离,再未说过一句话。到了深夜时分,两匹汗血宝马嘶嘶的吐着热气,不断掀着尾巴,蹄声渐渐的弱了下来,日行八百,纵是汗血宝马也撑不住了。林晚荣脸上身上满是尘土,抬头望去,远远一座巍峨的城楼耸立在二人面前,城墙坚固,守卫森严,当日白莲大战炮轰留下的豁口还未完全堵绝。

    “济宁到了!”林晚荣一勒马缰绳,汗血宝马前蹄腾空,长长嘶鸣一声,留下一声兴奋的呼喊。

    徐芷晴立马城门前,静静地望着那高耸的城楼,微微叹道:“这便是济宁么?果然城高墙厚,易守难攻,难怪白莲教能盘踞于此多年而不败。想来你昔日攻打之时,也是花费了不少功夫。”

    林晚荣笑道:“我是拣便宜得来的,没打什么仗。”

    徐芷晴瞪他一眼,哼道:“拣便宜?你说地轻巧,没有将士们的鲜血,你何处拣便宜去?”

    得,算我没说,这小妞正直的没边了,林大人满面苦笑,徐小姐轻声一叹:“我们是来了,却不知道到底能不能帮上凝儿?”

    “大哥,大哥,是你么?”前面传来一阵惊喜的呼喊,数百人高举着火把,似是正在寻觅着什么,人群中一个矫健的身影丢掉火把,兴奋地大喊一声,飞奔而来。

    “小洛――”林晚荣大叫一声,翻身下马,望着迎面奔来的洛远,心里激动之极。

    “大哥,想死我了!”洛远几步奔到他身前,拉住他胳膊,兴奋的大叫着,眼圈里蕴积着点点的泪水。

    几个月不见,洛远长高了,也黑了瘦了,他眼中布满血丝,疲态尽显,脸上却无比的兴奋和激动。

    “大哥,大哥,你可来了。”洛远像是个受了委屈的孩子,方才在众人面前还坚强刚硬,见到林晚荣的面,眼中蕴积的泪水再也忍耐不住,瞬间奔流而下,抱住他大声痛哭了起来。

    洛远这几个月成熟了很多,可他毕竟也才十七八岁的年纪,骤遇这样的打击,能坚守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林晚荣心情愈发的沉重,拍着他肩膀道:“小洛,好样的。你没有被打倒,你是我的好兄弟。”

    “大哥,你再不来,我们就怕撑不下去了。爹他,爹他――”

    “洛大人怎么了?”林晚荣拉住洛远焦急问道,洛敏虽是个老狐狸,对他林晚荣却有知遇之情、维护之恩。

    “前日夜里饷银出事,爹爹得了消息之后,便连吐三口鲜血,当场晕厥直到现在还未醒过来啊。”洛远痛哭失声。在大哥面前,他就是一个孩子。

    饷银被劫了,洛敏昏迷不醒。整个济宁、整个山东都乱成了一锅粥,这情形比他想像的还要糟。

    不能乱,不能乱,林晚荣立稳了脚跟,咬了咬舌头,强迫自己保持清醒,回头对徐芷晴道:“徐小姐,听说你精通歧黄之术。能不能去看看洛大人?小洛,这位你不认识吧,这是徐渭大人的千金,也是你姐姐的知交好友,徐芷晴小姐!”

    洛远一惊又是一喜,急忙躬身行礼:“你就是芷晴姐姐?小弟洛远拜见姐姐!”

    徐小姐急忙扶起洛远:“洛小弟勿要多礼,愚姐来的匆忙,也不知道是否能够帮上忙!”

    “有心就够了!”林晚荣淡淡言道,又转向洛远:“小洛。那饷银是在哪里被劫的,眼下济宁又是个什么形势,你先对我讲讲。”

    洛远见大哥问话,似乎有了主心骨,抹干了眼泪道:“这批饷银是前日夜里从杭州经滁州运到济宁的,本来是要换了通关公文放行便可,只是运送饷银的车马到达济宁时天色已晚,那负责押运的总兵官担心路上出事,向爹爹要求在济宁城外驻扎一晚。哪知这一晚便出了事,一更时分,爹爹心里放心不下,便亲自去巡营。到了营中,却见四处空空如也,不仅三十五万两白银不翼而飞,就连那五千精兵连带马匹兵器,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啊。”

    “这五千精兵和三十五万两白银,是驻扎在哪个城门外?”林晚荣皱眉问道。

    “他们自滁州而来,驻扎在济宁城南门之外。”洛远答道。

    南门?那就是我当初攻破济宁城的地方了,真没想到,转来转去,老子却又要转回去了。他叹了口气又道:“当初这五千精兵撤走之时,还带着三十五万两白银,难道就没有留下什么蛛丝马迹么?”

    “这些王八蛋是早有图谋,他们撤走时,营帐里收拾的干干净净,什么都没留下。后来爹爹下令封锁了整个济宁城周边,还找到了几个目击者,听他们所言,当夜见到东西方各有三千余兵马拉着大车经过,未树旗帜,神色匆匆,想来就是这群王八蛋了。”

    各有三千人马,东西方同时撤退?林晚荣和徐芷晴惊疑的互相京了一眼,三十五万两白银可不是个小数,马车要拉几十车,就算要分兵偷运,也不应该分成两路,这样的目标太大。

    “那后来又有人见过这些大车吗?”徐芷晴开口问道。

    “没有。后来整个济宁,整个山东都封锁了,可是这五千人和大车就像蒸发了似的,消失的无影无踪。”

    徐芷晴眉头紧锁,似是想不通这其中地道理,林晚荣一叹道:“他们都已被人毒害了,你们当然找不到了。”

    徐芷晴闻言大惊,正要开口相问,林晚荣摆摆手阻止她:“小洛,这济宁附近你们都搜过了没有?”

    “从那夜出事之后,我们就将这济宁翻了个底朝天,不仅是东南西北四个城门,就连方圆数十里地也都被我们挖地三尺。”洛远摇摇头,满面疲惫之色,结果不用问也知道了。

    望见洛远憔悴的样子,林晚荣也不忍心再问了,对徐芷晴道:“徐小姐,麻烦你先跟我们一起去看看洛大人吧。”

    洛敏的病情是当前的重中之重,片刻耽误不得,徐芷晴点点头,二人跟随洛远匆匆往府衙赶去。

    济宁本是繁华重镇,只是经过白莲教多年经营。加之当日攻城之时万炮齐哄,城内处处残破。洛敏的府衙位于城中的一个破宅子里面,虽是收拾的整齐干净,可与当日的江苏总督府比起来,却是天壤之别。

    将二人引进一间屋子,林晚荣看得大吃一惊。榻上躺的这个面色蜡黄、形容缟瘦的老头,就是昔日那个大腹便便的洛敏么?怎么几月不见,他就衰老成这个样子了?

    徐芷晴伸出纤纤玉指,轻轻搭在洛敏的脉门上,沉吟良久,方才开口道:“脾胃不顺,郁气多结,身有沉疾,百寒入腹――”

    是叫你看病,又不是叫你背成语,林晚荣听得大急:“徐小姐,你就直接说,洛大人到底怎么样了?”

    徐芷晴叹了口气:“洛世叔是郁气攻心,加之久有沉疾,这才昏迷了过去。需要好生调理将养,至少一年方可恢复。”

    没事就好,林晚荣长长的出了口气。抹了把额头的汗珠,看见徐芷晴在开方子,什么桔梗川贝的他一样也看不懂。便拉住洛远道:“小洛,你姐姐呢?怎么不在府里?”

    洛远摇摇头,眼眶有些湿润:“姐姐带人在南门外搜索,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了。大哥,你快去看看她吧。”

    这个傻丫头,还真是不要命了。林晚荣心里一疼,匆匆出了门来,直往城南而去。

    济宁城南,正面对着微山湖畔。除了一条东西向的官道外,再无其他道路可走。当日攻占济宁之时,林晚荣的数万大军便是在此擒拿了陆坎离,后来又与安姐姐和仙儿一起在万炮丛中相依相伴,再到微山湖上的温馨时光,一幕一幕便如过电影般在眼前浮起,其中的心酸甜蜜,他自是永远难以忘怀。如今故地重游,想起昔日与安姐姐仙儿的诸般的情形,又是亲切又是怀念,心中不胜唏嘘。

    到了南门外,却见前面人头攒动,噼里啪啦挖掘的声音不绝于耳,热闹异常,城门四周高燃着各种火把灯笼,将黑夜照亮的如同白昼。无数的官兵手里拿着镐头铁铲,正在费劲的挖掘着,尘土飞扬中,人声鼎沸,场面喧哗,到哪里去找洛凝的影子。

    还真的是挖地三尺啊,林晚荣苦笑了一下,这虽然是一个笨办法,可在目前的情形之下,却是最有效的办法。那些银子定然就藏在济宁周边方圆数百里的地界之内,就看你什么时候能挖出来了。

    数千兵丁皆是穿甲带胄,又是夜里,在里面搜寻了半天,也没见着女子的身影。拉住几个兵勇询问一番,也没几个认得洛家小姐。

    林晚荣一路找寻下去,走地越来越远,灯光越来越暗,连人的脸都看不清了,前面稀稀疏疏的落下几个散兵游勇,影子甚是孤单。

    林晚荣四周扫了一眼,目光落在最前方那个消瘦孤单的背影上。她穿着一身重重的盔甲,柔弱的身躯笼罩在甲胄里面,掩住了她无限美好的身形。手中举着一把小镐头,拼命的向前挥舞着,砰砰砸地的声音,一声一声地落在了林晚荣心上。

    “凝儿――”林晚荣声音嘶哑的大叫道。

    那身影顿了一顿,接着身形轻轻颤抖,手中的镐头咣当一声落在了地上。

    “凝儿――”林晚荣发疯般的向那柔弱的身形奔去。

    那身影缓缓转了过来,一张柔美苍白的面颊映在凄冷的月光下,晶莹的泪珠在夜色中闪烁着清冷的光辉。她干裂的樱唇微微启合,喃喃叫了声“林大哥”,如同撤去了她体内的最后一丝力气,缓缓的向后栽倒了过去……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锁妖塔:乱世烽火,再见狐妖 一个顶流的诞生 我是刀仙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仙道本逍遥 狂剑星河 大宋安乐侯 史上第一混乱 食品招商 坑爹联萌 网游之永生 剑开天门 文娱帝国 我能无限就职 末世重生之空间商人 重生八零:娇妻有点辣 大荒传说之火魄珠 墨桑 于新世界高举龙旗 斗罗之画师 重生之仙武都市 凌天剑神 阴阳化天下 0号玩家 官居一品 DNF之金牌导师 从红月开始 回到三国战五胡 叶辰萧初然 腹黑王爷的小毒妃 绝色炼丹师废柴七小姐 藏书阁读书三十年出道已无敌 刷点外挂 满级大佬穿越后被团宠了 精通维修 证道从遮天开始 我只是一朵云 首充六元的剑 狼与兄弟 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 开局和郑耀先结拜 小精灵之第五天王 武圣开天 中国特种兵之特别有种 长宁帝军 山中狐仙 清明上河图 瞎了都能修仙 诡三国 驭房有术 公子他有毒 腹黑狐女有点毒 http://onn404.cc/thread-3769-1-1.html 富贵荣华 沐沐无言 魔能星海 浮火 教练是怎样炼成的 世界树的游戏 我能看到准确率 观云记 园林图纸 网络大逃杀 落华时分 渣男想要治愈少女 秦少宠妻公式:你说的都对 冥境之锋 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 快递小哥:我获得瞬移技能 两手书局 万族之劫 太古潜龙传 御兽诸天 摄政王的驭兽狂妃 当我捡到了一个战神后 娱乐:我说真话震惊了全世界 天辛 三寸人间 在职研究 装甲假面战士光龙英雄传 谍海王牌 穿越山贼做皇帝 焚天御火师 酒歌 地球第一剑 权后 寻姻缘 史上 网游之近战法师 我要做球王 重生七零:大佬锦鲤日常 武矣定传奇 漂泊的爱与情 于归于归 我继承了天道 三国之重振北疆 王妃打怪累了想躺怎么办 医妃权倾天下 末世 大师兄捡到了小说大纲 天雪星光剑 我以年龄为生 飞刀战神在都市 三国:我,宦官天子! 我老婆的女皇梦 物流设备 汉唐天下 国潮1980 宫主她偏要又美又飒 龙争大唐 长生不死 圣言问道 纬度37度 你说的一方海 奶爸!把女儿疼上天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从斗罗开始朝九晚五 琴帝 明末乞丐皇帝 穿越香江之财富帝国 神话超进化 重生妈咪不一样 我的上单是真的菜 足球大亨 小可怜才是顶级大佬 当医生开了外挂 永生诀 第十三号球王 王者荣耀之三境 暗影绝天 奇幻浪漫物语 腹黑美男别追我 我在大诸朝的日子 重生之魔琴公主 全职高手 异世邪君 霸仙轮回决 追柒之路 灰戈 完美婚宠:帝少VIP爱人 石墨纤维 军妆 五神传奇 你赐我一生荆棘 娇俏小魔医 一世神游 继妻 乙女的上升法则 离婚后被前夫官宣了 http://iLL624.cc/thread-9631-1-1.html 凡人之开局成为墨大夫 替身影后只想暴富 网游之踏浪征途 浮生应作长歌行 烈焰 好运六零 http://xza098.cc/thread-9631-1-1.html 大吉大利,绝地求生 圣骑士赵大牛 离天大圣 柯学验尸官 谪芳 执剑问青天 用砰砰砰砰开始 请君归 带着游戏系统拯救明日方舟 武器专家 女王崛起:大神求交往 横生 网游之妖孽人生 轮回仙神道 大明1617 笑傲不群 天若不服 老婆不知道我是大魔王 剑起九州 逆命志 黄金渔场 穿越兽世逆袭当团宠 神魔养殖场 千秋我为凰:火凤凰 大明镇海王 尸女娘子 无极帝尊 电影世界成神记 嫁给死对头后我HE了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渣男 长生在武侠世界 三生桃花簪 傻妃重生虐渣忙 醉卧江山 都市狂少 元灵法则 鬼医狂妃毒步天下 战医无双 和鬼差同居的日子 万界仙王 我有一座无敌城 虎视何雄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