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www.769370.com > 穿越小说 > 极品家丁 > 第五六一章 真的走了
    这一夜抱着安姐姐,睡得踏踏实实、安安稳稳,连做梦都在偷笑,仿佛拣到了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更尽春短,翌日醒来已是拂晓时分,懒洋洋的翻了个身,披在身上的祟毛裘飘落在地,微微寒意侵袭进来。

    不知什么时候,林晚荣的衣裳已经脱掉了,望着自己**的胸膛和胳膊,他迷迷糊糊笑道:“师傅姐姐,睡的好好的,你脱我衣裳做什么?!”

    他打了个呵欠,伸手就往身旁搂去,刚一出手便觉不对,眼睛刷的睁开了。

    身侧空空荡荡,唯有几丝淡淡的芬芳飘扬帐中,却哪里还有安碧如的影子。不祥的预兆涌上心头,他吓得一激灵,衣服也顾不上穿,一骨碌跳下床来,扯开帐篷帘子放声大喊起来:“师傅姐姐,你在哪里?!我好怕啊,你快回来!”

    天边才露出几抹鱼腥白,拂晓的军营里寂静一片。他的呼喊声传遍四方,引来将士们的一阵好奇观望,大家打量着他,面色古怪,似是想笑又不敢笑。

    还当是自己裸露的胸躯震惊了诸人,林晚荣也懒得计较,不断的呼喊着安狐狸的名字。只是那师傅姐姐的身影,却如昨夜里的星辰,与这拂晓一起退的不见踪影了。

    “星空虽美,却永远只能在夜晚闪烁――”

    “放心吧,就算你拿刀撵我,今日我也不会走的,谁让你欠我那么多――”

    安碧如的一言一语、一颦一笑又在心头浮起,原来这狐狸姐姐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笑容都是有深意地,林晚荣暗自摇头、不胜唏嘘。相思催人老。这样来去如风的安姐姐,还不要了我地老命?!

    悻悻退回帐中。几缕暗香传入鼻孔,正是安碧如身上的芬芳味道。回想起昨夜二人相依相偎,那玲珑凸凹的身姿、摄心动魄的笑声、妩媚动人地面容,竟在今晨尽数消逝远去。恍如梦境一场。

    **的上身传来阵阵凉意,昨夜绑在二人身上、用来防止安姐姐不告而别地丝线不见了。就连他的衣衫也不知哪里去了。

    和安姐姐斗法,从来就没有讨了好去!林晚荣苦笑摇了摇头,目光瞥过,只见那床头处不知什么时候放上了一套崭新的长衫。折叠的整整齐齐,释放出淡淡地幽香。这衣裳也不知是什么料子制成,入手柔软,轻若无物,穿在身上却是暖暖的、香香的,舒适至极。

    衣衫下面压着一方洁白的信笺。几行娟秀的小字映入眼帘:“小弟弟,你敢绑我衣角,我就脱你衣衫。大家扯平。嘻嘻。衣裳我带走了。以免以后不小心被别的女人脱了,坏了你地操守。”

    原来真是安姐姐给我脱了衣衫,也不知她有没有顺便占些便宜,林晚荣看的惊喜交加。心里又甜又酸,急忙抹了抹眼角。继续往下瞅。

    “昨夜我睡得很好,这些年来,我头一次安静的入眠。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想,躲在一个毛毛熊一样宽广地怀抱,床很小,但是很暖和,我喜欢毛毛熊地怀抱。”

    安碧如笔画轻巧,便在这里勾勒出个妩媚地笑脸,惟妙惟肖。望着这传神的俏颜,林晚荣想笑。鼻子却是酸酸的,我竟然成了这狡猾如狐的安姐姐地毛毛熊?我有那么可爱么?!

    “唯一不足的是,毛毛熊小弟弟,你睡觉地样子真的好笨,一个大美女在你身边,你竟然睡得跟猪一样,脱你衣裳都不知道,我十分的气恼。所以,脱你衣裳地时候,我顺便占了些便宜,不要埋怨,大不了下次让你占回来好了,咯咯。”

    “我要回苗寨去了,这次背着我那九十九个相好的下山,山寨不知乱成了什么样呢。你身边的事情都已安排妥当,只管安心前去,无人可伤你汗毛。要记住我的话,警惕那胡人女子。九乡十八坞三十六连环,我在苗寨等着你!你可不许晚来,要不然我那九十九个相好,我就每天宠幸一个,我可是个和你一样老实的人哦,从不说谎的,咯咯――再占你一下便宜――师傅姐姐手书!”

    说到“再占你一下便宜”,那洁白的信笺上却是印着一个鲜红的唇印,淡淡的醇香似花露般沁入鼻孔,叫人留恋往返。想着安姐姐鲜红地小口轻吻这信笺时候的妩媚模样,林晚荣心里热的跟火一样,恨不得以身化作这信纸,享受狐媚的安姐姐那甜蜜的香吻。

    安碧如这封留言亦庄亦谐,虽是处处玩耍嬉闹,却有一股掩不住的情意,似景山上坠下的汩汩流水,扑面而来,清澈如水晶。

    没想到安姐姐就这样走了,她来的快,去的更快,就像草原上温馨的春风,眨眼即逝,却带给人最深的感动和永远铭刻的记忆。

    望着纸上那鲜红的唇印,林晚荣叹了口气,喃喃道:“师傅姐姐,你每次占了我的便宜就走,世上哪有这么轻巧的事――我也占你一回便宜,叫你还不能反抗,嘿嘿!”

    他对着信笺上那鲜红的小口吧嗒了一下,甜美芬芳,余香留唇。

    “噗嗤,”那帐外却传来一声轻笑,一个妩媚的声音飘了进来:“原来是这么个‘不能反抗’,没见过你这般耍赖的。昨夜干什么去了,怎地那般老实?!”

    这声音熟的不能再熟,林晚荣如针扎了**般跳起来:“师傅姐姐,你没走?!”

    他冲出营来,只见一个白色的身影像是清风般迅捷向外飘去,看那婀娜多姿的身影,不是安碧如还是谁来?

    安碧如身形极快,与昨夜几不可同日而语,似乎根本就不愿让他追上。眼见二人距离越拉越远,林晚荣焦急之下,索性停住脚步。放开喉咙朝天大喊道:“师傅姐姐,我想你。我想你――”

    安碧如身形微微一颤,脚步渐渐慢了下来。迟疑良久,终于缓缓的转过身来,妩媚的脸上展露着甜美地笑容。清澈的双眸里星星点点,满是晶莹的泪珠。

    “小弟弟。”她咯咯笑着用力挥手。泪如雨下:“狠好苗寨地路。我在那里等你。你一定要来哦!现在我要走了,你不许看我!!!”

    ――――――

    “师傅姐姐――”林晚荣大叫一声。便要向前撵去。安碧如深深望他一眼。轻轻笑着,转身而去,瞬间便在百丈之外。

    “安姐姐,我一定会去找你地。你要等着我!一定要等着我!”林晚荣愤怒地咆哮声传出去老远。疾行中的安碧如回过头来,冲着他微微一笑,泪眼朦胧中。那狐媚的身影化作一溜白烟。渐渐地,渐渐的。远去了。

    这次是真地走了!!林晚荣看着安碧如地身影直直发呆。心里有些苦闷,却又有一丝欣慰。安姐姐终是没有选择不告而别。她在帐外地踌躅羁绊、欲走还留,正显示了她内心地矛盾与留恋。

    若说前次诚王府地离别满是遗憾与心痛的话。这一次却是截然相反。它给人一种深深的期待与希望,便是哭泣,也是带着笑脸的。幻想与安姐姐重逢时候地喜悦和欢笑。林晚荣顿时激动的不能自已。这样有情有意的女子。若是不去珍惜爱护。人生在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林兄弟。林兄弟――”几声低唤惊醒了林晚荣,他转过头去,只见高酋眼珠滴溜溜地转。正鬼鬼祟祟地打量着他。老高身边站着胡不归,他望着林晚荣的脸,满头地汗珠滴滴答答往下流淌。

    “咦。高大哥。胡大哥,你们都回来了?!”林晚荣急忙抹了眼角泪珠,笑着问道。

    “回来了。回来了。”高酋笑嘻嘻地盯着他脸颊。神秘兮兮道:“可惜回来的晚了,错过了精彩好戏啊。”

    高酋和胡不归在山东攻打白莲教时。都是见过安碧如地。虽是距离隔得较远,但似安碧如这样的神仙人物。但凡见了一面就不会忘怀。林晚荣摆摆手道:“伤离别而已。哪有什么精彩好戏。两位大哥取笑了。”

    高酋挤眉弄眼,荡笑道:“林兄弟过谦了,离别虽是伤心地,不过也香艳的很那。似兄弟你这样地艳福,别人八辈子也享不来的。”

    见老高说地神秘兮兮。胡不归也偏过头去偷笑,林晚荣不解道:“什么香艳。高大哥,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还是胡不归老实些。命人端来盆清水,笑道:“将军。请看!!!”

    水波清澈,正倒映出林晚荣地模样,头发扎得整整齐齐,脸刮得干干净净,模样甚是英俊潇洒。只是那左右两边的脸颊上,却各有一个小小地、鲜红地唇印,在水波荡漾中摇摇晃晃,像是一张鲜艳的小嘴,在默默地诉说。

    林晚荣呆了呆,原来安姐姐是这么占我“便宜”的,也不知是她什么时候印上去的,怎么我就睡着了呢?他心里懊恼不已,轻轻的抚摸着脸颊,又是高兴,又是悲伤,仿佛安碧如那亦喜亦嗔地俏脸,又真真切切地浮现在了眼前。

    “林兄弟,洗洗吧,”老高贼贼笑道:“不然待会儿叫那月牙儿看到,还不闹翻天了?!”

    关那突厥女人屁事!!林晚荣哼了声,想起安姐姐临走时的回眸、无声无息的泪水,他咬了咬牙推开那盆清水:“有什么好洗地,看着看着不就习惯了?!我反倒觉得这个样子比较帅,谁要我洗脸,我就跟谁急!!”

    老高二人面面相觑,终是忍不住地大笑起来,林兄弟还真是个多情种啊。既然他都不要脸了,我们还操心个屁啊,反正兄弟们都见过了,该笑地已经笑完了!

    林晚荣小心翼翼地护住脸颊,谨慎道:“高大哥,你与前方斥候探查的怎么样了?!前面可有胡人地部落?!”

    老高嘿嘿了两声道:“昨天我们走了两三百里地路程,这一路上,零零星星地小部落倒有两三个,都不足千人,对我们构不成威胁。不过据前方的兄弟回报,在距离我们六百里外,有一个规模浩大的胡人部落,叫做赤塔,听说是突厥最尊贵的部落之一,规模最盛时足有十几万人,前方攻打贺兰山的胡人,就有许多是从这个部落抽调地。现在剩余的,也有两三万人。”

    “这个赤塔我知道,”胡不归接着道:“突厥左王巴德鲁就是出身赤塔部族,这个部族壮丁众多,最喜生吃肉食,勇猛彪悍,号称是草原上最强壮地部落。”

    林晚荣摆摆手道:“六百多里的距离,这个空间够我们辗转腾挪了,那个赤塔暂时不是我们的目标。我现在最关心地是额济纳和哈尔合林。胡大哥,那个赫里叶把我们地事情办的怎样了?!”

    说起这事,胡不归大拇指一竖,嘿嘿道:“高兄弟用药果然名不虚传,那赫里叶就倒在哈尔合林部族的外围。才不过小半个时辰,就被胡人们发现了。”

    “真的?!”林晚荣大喜道:“那他们有没有看到金刀和遗书?!”

    胡不归感慨的摇摇头:“将军,你是没有亲眼见到那个情景,突厥人一见到金刀和遗书,激动的就像死了爹一样。他们连夜整军,带足了给养干粮,两个部族,共有六七千人,一大早就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六七千人?!林晚荣惊骇的无语,这样说来,这两个部落的壮丁岂不是尽数而出了?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如此急迫,连家圆都顾不上了?

    突厥少女――玉伽!!!

    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同时深深的吸了口气!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天下第九 中小企业 http://tzy648.cc/thread-3769-1-1.html 海贼之宠物为王 权宠医妃:失眠王爷请上榻 洪荒之请祖宗为巫族做主 从海贼开始当屠夫 野犬破天 天步九重 左舷 一剑独尊 大明开局就登基 系统能有什么坏心眼 血月猎人团 风三娘 茅山遗孤 电力英才 谍妃传 北地枪王张绣 致我们回不去的过往 药满田园 至尊神皇 剑侠风云志 重生之佛系生活 天耀星官 秦少宠妻公式:你说的都对 付少的戏精女佣 无限恐怖 散落的碎片 我的岳父大大是阎王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 网游之王牌战士 盛世安景 难以逃脱的夙命 爱的轮回者 虞书 圣阳 半夏墨染 残阳帝国 百无禁忌,她是第一百零一 诘问道门 药满田园 女配是个小可怜 对不起下辈子在爱你 我能提取熟练度 我靠谨慎修仙 诸天尽头 武道乾坤 还看今朝 魔神大明 万古第一神 我继承了一座人族部落 惊世狂凤:腹黑废材大小姐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风云之旅 回到过去屠个龙 报告君上母妃总想改嫁 黑科技研发中心 致我们回不去的过往 家里养个狐狸仙 隋唐:开局杀隋文帝祭天 取经路 种田不努力只能回府做王妃 http://yek161.cc/thread-2096-1-1.html 从夺舍失败开始的穿越生活 军工科技 人生介入游戏 超神机械师 诘问道门 http://ajv213.cc/thread-9631-1-1.html 携手看世间繁华 妖颜女帝:堕世成凰 邪魅王爷沐血妃 世界树的游戏 穿越王妃要升级 夫君你失礼了 黄金瞳 影后她又娇又飒 重生之农门小辣椒 平平无奇大师兄 格兰自然科学院 网游之妖孽人生 分类信息 谪仙乱舞 赵旭李晴晴小说免费全文免费阅读 傲世血凰 http://dgg286.cc/thread-3769-1-1.html http://ohp222.cc/thread-2096-1-1.html 谍海先锋 我修仙有属性板 长命酒师 我老婆的女皇梦 诡缠人 这个学渣不简单 病娇王爷强行和我组CP 叶辰萧初然 左舷 剑起云华 总裁强宠之萌傻妻 重生之至尊仙婿 神道飞仙 法者之尊 英雄联盟之大道归一 快穿之我把大佬虐成渣 明星之鸾凤于飞之系统 我的昨日恋歌 末世危机封学长的霸妻 我一个人的游戏世界 昆仑小师叔 绝世狂兵 精灵世纪之私服传奇 小女异瞳 夫人,全球都在等你离婚 回地球当个普通人 承医者 修仙狂徒 你赐我一生荆棘 抗日之铁血兵王 缔造我的第一豪门 穿越了的学霸 星辰变 黑魔法使 全属性武道 史上 混沌天经 修真界败类 炮灰千金强势回归 修真四万年 倾熙于染 大佬级炮灰 万妖诛天当邪神 我的总裁男朋友 致我们回不去的过往 手术直播间 筑梦红丘陵 全才系统:此刻开始成学霸 豪门老公每天都想坑死我 满级大佬修仙日常 城市之异能战士 偷心阁主甩不掉 慢穿之璀璨人生 乱世布衣 大国重器:一个戏子也和我比? 在莽新造反的日子 毒医狂妃之妖孽王爷欺上瘾 回到三国之统一天下 至尊龙帝 万妖诛天当邪神 汉末将星传 我在NBA当大佬 嫡女不善:楚楚这厢无礼了 道不容天 古神的自我修养 大明第一太子 死亡代言人 绝品天医 农门婆婆要修仙 我真不是关系户 锦衣成凰 仙君我要报恩 道则书 做首富从捡宝箱开始 网游之天下无双 我召唤了整个地球 开局被李世民,全城通缉 从海贼开始游荡诸天的幽灵船 有事先找靳先生 萌妻上阵:总裁,请克制 巡狩大明 王者青道 断翅 武逆 绝品仙尊赘婿 斯坦索姆神豪 木叶之宇智波的逆袭 乱晋我为王 药尊老祖 重生之我是富二代 逍遥少侠 石材 超神无敌 宦宠 甜妈萌宝寻爹记 网络大逃杀 伏天氏 战神狂婿 我心中的敌人 第七纪 蓝色恋曲 领主之兵伐天下 美漫:某科学界巫师的刺客无双 超级黄金手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变身倾世圣女 诸天大道宗 子弹世界 不灭龙帝 少帅夫人有众多马甲 我快亏成麻瓜了 极品家丁